• 统计数据

  • 科技教育

  • 科技动态
  • 钟表技术
  • 职业教育
  • 钟表大师
  • 质量标准
  • 品牌介绍

  • 驰名商标
  • 优势品牌
  • 产业基地
  • 售后服务
  • 市场工作
  • 政策调研
  • 钟表文化

  • 收藏鉴赏
  • 钟表历史
  • 钟表知识
  • 钟表论坛
  • 企业会员

  • 骨干企业
  • 企业动态
  • 企业精品
  • 入会申请
  • 订购定制

  • 高端定制
  • 设计师推荐
  • 联系我们

  • 联系方式
  • 访客留言
  • 商业服务
  • 商业服务
  • 有哪些工艺,逼格满满,又极具匠心?

    发布时间:2017/3/14

     作者: 果壳电子  来源: 果壳电子

        大家都知道,工艺和技术决定了价值,许多名贵的腕表,贵就贵在制作工艺上。相比用珠光宝气堆砌而成的华贵,其实还有不少制表工艺,相对虽朴实无华,却更具匠心,既高逼格,又无比华丽。
        今天我们就来了解几种高逼格的制表工艺。



    — 蛋壳拼镶工艺 —

        这款腕表表盘上由鹌鹑蛋壳拼镶出大象图案,这一艺术工艺源自越南,当地使用鹌鹑蛋壳拼镶工艺制作独特的画作。工匠大师将拼镶图案进行微缩处理,使之呈现于直径为43毫米的表盘上。此前,这种拼镶工艺从未应用于制表业。



        首先根据颜色、形状和纯度在极为纤微脆弱的蛋壳碎片中精挑细选,然后依据壳片的弧度和色调,将选中的2000多片蛋壳在红金表盘上手工组合成所需图案。接着,在拼镶图案上小心涂覆一层透明漆层,最后,抛光图案以使整体均匀一致,并缔造深邃视觉效果。



        这幅令人目眩神迷的装饰图画需耗费约200小时方能完成,而黑色缟玛瑙时分针盘及光华耀眼的红金表圈令表盘图案更臻美感。



    — 焰金工艺 —

    焰金工艺的灵感源自通过加热改变金属表面颜色的蓝钢指针工艺,操作时需要掌握精确火候。各种颜色随着温度变化一一浮现,蓝色对应最高温度,米色对应最低温度。


    首先在18K金表盘上雕刻或“描绘”细腻入微的猎豹皮毛图案,然后将金质表盘用火焰加热,第一种色彩便随之浮现,之后需要不断重复这一工序,直至获得最丰富完整的色彩效果。这一工艺不但要求细腻精准的手法,更离不开胸有成竹的判断力。每一种色彩在加热过程中持续变化,稍有不慎就可能前功尽弃。


    — 微砌马赛克 —

    马赛克是一门有数百年历史的手工艺术,远在青铜时代已有人使用。一些古希腊遗迹亦证实有利用小石块来点缀户外路面。直至十八世纪后期,当时两位最备受尊崇和著名的艺术家Cesare Aguatti 和Giacomo Raffaeli创作了微砌马赛克,他们发明了一种新的技术,让他们可以制作小于1毫米直径的微型镶嵌片。





    这些镶嵌片利用珐琅制成,以超过摄氏800度的高温混合加热熔化成浆。这些玻璃浆会被冷却,再切割成微小的镶嵌片砖块。除了缩小了砖块的尺寸外,两位艺术家发明的技术同时带来了更丰富的颜色选择,增至超过一万种不同的色调,从而可以制作最细腻的光线效果和多种渐变的深浅色调。

    — 金属珠粒工艺 —


    金属珠粒工艺,是将切割好的黄金细线裹进行高温加热,直至形成微小的珠粒,整个过程仿佛是撒播黄金的“种粒”。



    然后,再将这些黄金珠粒一颗一颗置入需要装饰的部位,并与金质底座融合,从而塑造出生动立体的浮雕图案。



    其成果是如此动人心魄:一个充满魅力、光芒四射的猎豹头像浮现在表盘之上。


    — 麦秆镶嵌 —


    麦秆也能被用来制造表盘?是的,但这种麦杆仅有法国境内一处农庄才能生产。相较于其他标准的麦秆,此品种麦秆较长且麦节少,采用人工收割的方法确保能挑选出最理想可用的部份。


    现场全部上色后平整晾干,因为天气状况、湿度差异及不同的染池影响下,每一支麦杆拥有独一无二的浓淡色度,自然的颜色微妙构成了镶嵌的基调。



    麦秆以薄刀片分开,利用骨类工具以手工整平,然后将整捆麦杆切割成不同长度,此过程需要精准的手势与相当的体力。工匠在研究不同麦秆的颜色及走向后,于方格纸上组合麦杆底图,然后如同装订皮革书籍般,将麦秆拼好的图案黏合镶嵌于表盘上。

    — 羽毛镶嵌 —


    艺术家Emilie Moutard-Martin首先挑选质地与色泽优良的鹅毛,再将挑选的羽毛精细修剪成所需要的水滴形状。



    先将修剪好的水滴形羽毛粘合成形,再将粘合好的水滴形羽毛边缘贴上银箔。将以银箔修饰好的羽毛一片片、一圈圈细致排列镶嵌在不到38毫米的表盘空间内,整个过程漫长而精细,不仅考验艺术家的手工艺术,还有最为关键的耐心。

    以上这些特殊的制表工艺, 不仅需要艺术的创作,还需要大量的时间和耐心,所以产量极少,自然物以稀为贵。



    随着工业和量产技术的发展进步,我们越来越容易获得高品质且低价位的产品。但我们并不能因此忘记研发人员在制作初期花费的巨大心力。这一部分的难度并不会因工业技术的升高而降低。